当前位置: 酷奇娱乐网 > 娱乐热点 > 相似题材的慢综艺“扎堆”出现 慢火熬制的“鸡汤”为啥变了味?

相似题材的慢综艺“扎堆”出现 慢火熬制的“鸡汤”为啥变了味?

酷奇娱乐网讯:

  《向往的生活》第四季近日开播,口碑遭遇滑铁卢,豆瓣评分7.6分,不少网友打出“一星”“两星”评分。密密麻麻的植入广告,前来“安利”作品的飞行嘉宾,打破了惬意闲静的生活节奏,冲淡了世外桃源的诗意气息。

  慢综艺,顾名思义,不同于节奏紧张、冲突激烈、视觉刺激的综艺节目,多以舒缓的叙事镜头展现真实自在的生活场面。2017年被业界称为“慢综艺元年”,《中餐厅》《向往的生活》《亲爱的·客栈》《生活相对论》等节目,如一股清流,淌入观众心田。可是如今,不是所有“诗和远方”都令人向往,慢火熬制的“鸡汤”为啥变了味?

  展现生活的原味原色

  慢综艺以“慢”胜出。

  《向往的生活》第四季取景地选在云南西双版纳,在“彩云之南”携手嘉宾吃饭、锻炼、读书、生活,将“每一天都要好好过”的生活理念传递给观众。种瓜择菜、做饭洗碗、插花喝茶,好友间的插科打诨、调侃嬉闹,这种自由自在的生活状态,令人忘却了这是镜头下的一档综艺节目。

  回归自然,本色呈现生活,正是节目吸引观众的关键。“轻风草地,阳光倾泻,你在身边,夕阳辽远,水面拨动着晚霞,余晖爬进头发……”这是《亲爱的·客栈》主题曲《亲爱的你》。节目把拍摄地选在美丽的泸沽湖湖畔,碧水蓝天烟波浩渺,湖光山色美不胜收。节目播出后,连续七期蝉联同时段收视率第一,微博话题阅读量高达25.5亿人次。

  90后女生张维熹在一家跨国公司会计部门工作,工作压力很大,加班更是常态。工作之余,她一直在追《亲爱的·客栈》。她告诉记者,自己特别喜欢一边吃饭,一边看节目,“提醒我还有能够抽离忙碌生活的可能和选择,我也可以去喜欢的地方开一家客栈。”用镜头将许多人“可望而不可即”的生活状态描绘出来,成为慢综艺突破快综艺重围、独领风骚的重要原因之一。

  节奏慢,但内容丰富充实,是慢综艺的另一特点。《中餐厅》从美食出发,却能烹调出“满足各类食客味蕾需求的大餐”,正是得益于各类元素的碰撞。异国他乡,只有少许的启动资金,买菜、做饭、上菜都要亲力亲为,并要严格遵守当地的食品卫生管理条例,如何让“中餐厅”开起来,就让明星合伙人感到头疼,更不用说开得红红火火。除了“开餐厅”这一主线,节目组还添加了许多好看、有趣的“佐料”。《中餐厅》第二季制片人王恬透露,“录制期间还有世界杯预选赛、小镇邻居节等。邻居节的风俗是各家各户带着自己的食物与别人一同分享,在分享过程中也必然会产生一些有趣的故事。”

  随着节目情节展开,真情实感也缓缓流淌,温暖人心。《幸福三重奏》邀请三对处于婚姻不同阶段的夫妻,夫妻二人共处一室,无外界任何打扰,过“简单的两人世界”,观察这期间所产生的奇妙化学反应。嘉宾汪小菲在节目发布会上直言,能带妻子去怀柔,在一个充满其童年回忆的地方度过二人世界,真的十分开心,两人感情更加亲密。节目制片人李笑曾提及,情感类的节目是用户刚需。

  同质化严重令观众乏味

  昔日深受观众喜爱的慢综艺为啥会受到冷落呢?

  究其原因,相似题材的节目“扎堆”出现,同质化严重。围绕“餐饮食宿”展开的节目就有《中餐厅》《亲爱的·客栈》《青春旅社》《野生厨房》《三个院子》,其中,东方卫视推出的《青春旅社》平均收视率仅为0.65%。对同一题材的综艺节目,观众一般会进行取舍,因此,如果不是“首部”、不是“制作精良”,很难满足已有观看体验的观众。所以,聚焦同一个领域的慢综艺们“相互厮杀”,已“元气大伤”,何况外面还有短视频、快综艺正虎视眈眈。

  其次,对叙事节奏把握的失控,也是慢综艺越来越难受青睐的原因之一。慢综艺的最大特点,是呈现“慢”的生活状态,但不是慢慢讲出所有的故事,鸡毛蒜皮的小事也不漏。不少慢综艺开播后,收视率一路下滑,正是因其后劲不足,观众容易进入疲惫期,很快“弃剧”。《青春旅社》就被观众评价为“满屏尴尬”,“因为节目什么都想体现,结果什么都没讲好,一个字,‘乱’”。

  有些慢综艺风景好看,但嘉宾不“好看”。较高的参与度,有趣的互动,才是“好看”的嘉宾组合。浙江卫视推出的《漂亮的房子》虽然邀请吴彦祖、冯德伦、唐艺昕等热度高的明星加入,但收视率仅在0.3%左右。网友“一枝梅轩”对《漂亮的房子》打出了“两星”评分,他直言,房屋设计几乎全是设计师的想法,明星嘉宾并没有直接参与改造设计。“中期实际建造的过程更加缺少明星嘉宾的参与,都是工人在建造房屋。难免给观众造成明星嘉宾只是简单地‘秀’,而缺乏实际动作和有效互动。”《中餐厅》就有意避免这一问题,王恬透露,选择嘉宾的精髓是:嘉宾咖位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彼此熟悉,能够形成良性互动。她介绍,第二季中的嘉宾,赵薇和苏有朋私下是很好的朋友,赵薇与舒淇更是多年闺蜜,王俊凯与赵薇是同门师姐弟,白举纲是舒淇的好友。“这种亲密关系不是‘塑料情谊’,是能够开得起玩笑的。”嘉宾在录制时相处自然,会忘掉摄像机镜头的存在,不再刻意保持形象,用最真实的面貌示人,观众才能看得尽兴。

  与让观众能够“一见钟情”的快综艺相比,慢综艺吸引观众本就要靠“日久生情”。但密集的广告植入,影响了观众观看体验。《向往的生活》第四季就因过多的广告,令观众不满。虽然嘉宾黄磊在先导片中给观众打了预防针:“这一季广告确实多,希望观众朋友多担待,我们尽量弄得有趣一点”。但“广告霸屏”,着实让人难以接受。据统计,节目迎来了14个广告投放,而每集节目只有100余分钟,这意味着,几乎不到10分钟就会植入一轮广告。

  寻找特有的文化内核

  《中国诗词大会》《见字如面》等立足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延伸出的慢综艺,一直深受观众认可。其中,由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推出的《中国诗词大会》已播出五季,豆瓣评分平均8.3分,每季开播都引发热议。“00后诗词少女武亦姝”“杭州外卖小哥雷海为”等从节目中走出的选手,成为耀眼“明星”,还“走进”学生的作文中。“《中国诗词大会》是近20年以来,知识大众的形象少有地、鲜明地出现在荧幕舞台上的节目。这种‘腹有诗书气自华’的诗词气质,令人耳目一新。”南开大学文学院教授周志强认为,节目火爆的原因在于倡导文化自信所形成的氛围,为重整国家文化意识、重塑中华文明作出巨大努力,为知识大众创造新的电视形象。

  只要找到自己国家的特色文化,并进行深度阐释和全面展现,就能够推出具有独特文化气质的优秀作品,同样综艺节目也不例外。在慢综艺席卷荧屏之前,《见字如面》《朗读者》等文化综艺类节目,获得口碑与收视双丰收。《朗读者》邀请各领域具有影响力的嘉宾分享自己的人生故事并倾情演绎来自朗读者文学顾问团精心挑选的经典美文,呈现出生命之美、文学之美和情感之美。通过对“文化”“文学”本身的高度关注与大量投入,节目正潜移默化地影响着观众,引领大家树立“慢一点,感受美好”的生活观念,传达“拾起阅读习惯”的文化理念。

  山东师范大学新闻与传媒学院副教授蒋博文建议,相比“好看”的快综艺,慢综艺节目编排上更要用心。“现在许多慢综艺俨然成为明星安利新作的平台,一期节目看下来,全是明星在作作品推广。特别是一些流量明星的加入,给节目带来一定收视率,令节目组偷懒选择靠流量明星蹭热度,而遗忘了‘内容为王’这个硬道理。”

  制作精良,也是慢综艺“常青”的制胜法宝。湖南卫视推出的《花儿与少年》曾走红,正是得益于剪辑手法出新。比如,圣彼得大教堂的雕塑们,见到嘉宾时,突然“活了过来”,或是飘动布巾,或是眼神闪光,这是后期技术人员在画面上添加了动画元素。此外,节目中富有哲理性的“鸡汤字幕”也成为热点话题之一,“每个旅馆的房间,都为你开启一个城市的入口,又迅速地关上门。他们清扫你所有的痕迹,来不及说再见……”

更多精彩请关注酷奇娱乐网,我们将持续为您更新热门资讯!

娱乐热点

酷奇娱乐网举报投诉方式:电话:0592-5393020 邮箱:tousu@yisanwu.com QQ:2387661649 微信:49461802
接受色情、低俗、侵权、虐待等违法和不良信息的投诉,我们将会在48小时内给文章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