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酷奇娱乐网 > 娱乐热点 > 上海国际电影节落幕 电影人说了啥?

上海国际电影节落幕 电影人说了啥?

酷奇娱乐网讯:

  上海国际电影节圆满落幕,听听电影人都说了啥?

  8月2日,为期9天的第23届上海国际电影节落下帷幕。 本届电影节首次通过影院、露天及线上等多种形式举办展映活动,惠及观众超过16万人次,其中影院观影人次超过14.75万。

  电影学堂、金爵论坛、露天影院……在这场影迷与电影的盛会中,李少红、徐峥、黄渤、刁亦男、贾樟柯、李霄峰、奥利维耶·阿萨亚斯、丹尼斯·维伦纽瓦等重量级电影人也参与进来,一起听听他们关于电影行业的精彩解读!

  聚焦电影节:新人新作辈出 露天影院炫酷

  本届电影节涌现出《吉祥如意》《风平浪静》《落地生》《少女佳禾》《拨浪鼓咚咚响》等备受瞩目的新片,一些新人演员也广受影迷关注。  

  “第一部电影《少女哪吒》就在这里拿到创投,后来入围了亚洲新人奖,现在《风平浪静》成为今年金爵奖的入选片,无论对我还是对电影本身,都特别喜出望外。”电影《风平浪静》的导演李霄峰在金爵论坛上表示,他已经导演过青春片《少女哪吒》、犯罪爱情片《追踪》、悬疑片《风平浪静》三部类型迥异的作品,但他坦言,自己并不是冲着“类型片”去的,“最重要的是题材里边的情感能不能打动我,然后我再去考虑这个事能不能做。”李霄峰说。

  聚焦亲情的影片《落地生》是导演敬然自编自导的长片处女作。敬然透露,在决定筹备这部作品之前,她已在美国学习和工作了将近十年时间,对于在美留学生的生活状态以及东西文化差异带来的矛盾冲突,她有着非常直观的认识,这些最终都成为了她镜头里的画面。

  “我觉得电影肯定是一个希望能跟观众产生交流的事情,在交流过程中,希望能够打到观众的共情点,人的共情点其实都是相通的。”敬然表示,“生活经历对于创作电影是必不可少的,生活经历是一个输入的过程,创作是一个导出的过程。”

  本届上影节,吸引影迷眼球的不只是新片媒体见面会和金爵论坛,露天影院的登场也让大家眼前一亮。这份夏夜消暑的光影大餐,引发了上海市民的观影热情。

  在启动活动现场,导演徐峥作为电影人代表上台,和现场市民一起回顾了自己和电影节的缘分,“《我不是药神》前年在上海国际电影节进行了全球首映,去年《我和我的祖国》夺冠篇的弄堂戏是在静安区取景,这次带着《我不是药神》在户外露天放映和大家见面,格外有感触。”

  聚焦创作:电影人深度解读电影艺术

  上影节开幕以来,“电影学堂”迎来了数位中外电影名家:中国导演、制片人贾樟柯,拍摄过《边境杀手》《降临》《银翼杀手2049》的导演丹尼斯·维伦纽瓦,法国知名导演、编剧奥利维耶·阿萨亚斯,菲律宾新锐导演、独立电影制作人拉夫·迪亚兹等,他们通过线上、线下等方式分享了关于电影创作的心得。

  “我觉得拍一部电影,是让观众过一段生活。过一段沉浸式的生活,体验一种人生。”贾樟柯在“电影学堂”中表达了自己的“电影观”,“当你带着这样的理想去拍电影的时候,你就能找到电影中人物所有需要的细节、质感。”

  贾樟柯说:“我特别喜欢‘电影工作者’这个词,是因为带有某种劳作的感觉。一个一个字写剧本,一张一张脸选演员,一个景一个景选场景,坐在那思考、拍摄;到后期一个镜头一个镜头剪起来。始终不要忘了我们是劳作的人,也是提醒作为一个电影工作者不要因为荣誉失去一个劳动者的本色,失去对劳动的热爱。”

  “电影学堂”中,丹尼斯·维伦纽瓦阐释了他对“直觉”与“诗意”的感性认识:“观众为什么要去看电影?是因为要在影像的诗意中找到感动。当你与别人交谈时,偶尔提到某部电影的名字,你的脑海里会自发地出现一些场景,那些因为某种原因而深深印刻下来的场景,会触动你的内心深处。它们有着更深刻的意义,而这些含义是制作团队在拍摄时就精心策划的。这些设计元素创造了一种无形的含义,这些含义是不可言喻的,这就是电影诗意的美。”

  以影评人身份出道的导演、编剧奥利维耶·阿萨亚斯透露,他曾到中国出差一个多月,首次全面接触了华语电影和中国电影人。“遇到他们对我来说太重要了,他们的年纪比我大一点点,但是跟我志同道合,他们教会我怎么看世界。所以在我导演性格形成的年代,这次历程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我对华语动作片一直非常感兴趣,我觉得打斗的场面和击剑对打的场面,运动起来的美、力度和速度都非常好看,对我的视觉表现影响非常大。”奥利维耶·阿萨亚斯说。

  聚焦未来:扶植青年导演尤其重要

  在上影节“青年电影沙龙”交流活动中,嘉宾刁亦男、徐峥、李少红、黄渤等从不同角度探讨了青年电影人的培养和成长。前辈们的经验之谈,让新人们受益匪浅。

  电影《白日焰火》《南方车站的聚会》的导演刁亦男表示,电影新人难免会经历挫折,“青年导演大部分都在经历焦灼和失意的状态,毕竟每个颁奖礼获奖的只有那几个人,我也经常经历这样的时刻,把这些挫折当作对你的鼓励吧。”

  在导演、监制李少红看来,青年导演找到一个好监制是电影质量和创作效益的保证,“我觉得资深电影人去当监制,对年轻导演是非常有作用的。可以利用资深导演的经验,来支持年轻导演的创作理念,也能够让资深导演了解现在新导演的创意,更好地把作品呈现出来。”

  徐峥对此非常认同,他觉得拍电影的过程总会碰到很多问题,刚入行的导演很需要监制的辅助,“一部电影从前期开发到后期发行,其实整个过程是一个非常长的链条,新人导演不可能掌控每个环节。对年轻导演来说,他非常需要一个懂得制片流程、同时又理解他艺术追求的监制。”

  黄渤近年不仅在表演领域屡有突破,也开始试水导演和监制,他发起了“HB+U”新导演助力计划,希望为优秀青年导演提供优质的平台和资源。对此,黄渤说:“扶植一个年轻导演,就是等于扶植了一帮年轻电影人。每个年轻导演背后都有一群跟着他摸爬滚打的年轻电影人,可能是摄影师、美术等等,比如当年的宁浩,他们都会慢慢成为行业的中流砥柱。所以某种意义上,对年轻导演的扶植尤其珍贵。

更多精彩请关注酷奇娱乐网,我们将持续为您更新热门资讯!

娱乐热点

酷奇娱乐网举报投诉方式:电话:0592-5393020 邮箱:tousu@yisanwu.com QQ:2387661649 微信:49461802
接受色情、低俗、侵权、虐待等违法和不良信息的投诉,我们将会在48小时内给文章处理!